Open Minds… from Creative Commons

screenshot from https://anchor.fm/creative-commons2

Creative Commons 最近開始發行 Podcast 了,主題 “Open Mind” 很 match CC 的理念,讓我們一起敞開心房來聽聽看吧!

目前的這兩集會訪談 2020 上任的 CEO Catherine Stihler,待過蘇格蘭國會和 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 的她對 CC 外來的發展有什麼看法?另外史密森尼學會的資深數位專員 Effie Kapsalis 也會分享這次史密森尼學會釋出近 2 世紀的開放資料進入 CC0 和公眾領域,這樣的作為是為了什麼?

Apple, Google Podcast 和 Spotify 各家平台都可以聽到哦!https://anchor.fm/creative-commons2

A Snapshot in Time: CC 全球社群網絡的研究報告

Creative Commons 自 2017 年起就改變組織策略,從以往和各國組織簽訂備忘錄的合作方式,改為培育和協助各國的社群自主營運。這樣重大的政策改變,對社群的生態造成了什麼影響?全球有 48 個國家的 CC Global Network,又如何看待這一次的改變?組織的政策和社群的經營是否能夠在互信互利的狀態下共榮共存?


“A Snapshot in Time” 訪問了一百八十多位 CC 社群成員,期望在轉變之中找到平衡點,對於社群的經營來說,這是一個值得參考的研究報告。

  • A Snapshot in Time: A Look at the Creative Commons Global Network: https://creativecommons.org/2021/02/10/a-snapshot-in-time-a-look-at-the-creative-commons-global-network/
  • 摘要:https://drive.google.com/file/d/1FY2QdtfOXLon_dOb5XDE7qROz5NhMhvn/view
  • 完整報告:https://drive.google.com/file/d/1GOCxm_EUMLF7LscA7PqqCOjCTOoKIgF8/view

公眾領域古謠造就現代洗腦神曲

最近 Twitter, TikTok 上爆紅的洗腦歌曲 “The Wellerman” 是改編自 “Sea Shanty” 這首過去水手在船上長時間工作時,會互相傳唱,打發時間和休閒的一首民間歌曲。”The Wellerman” 的創作者 Nathan Evans 也因為這首歌,被唱片公司簽下,辭去郵差的工作。

有人說現在因為要長時間在家保持社交距離,和長時間在海上工作,寂寞需要抒發、藉由歌唱來轉換心情的方式很像。也因為無著作權、公眾領域的特性,讓 The Wellerman 快速流傳和被改編成各種版本的演奏方式和歌曲,我們也能在追溯來源的同時,了解古時的歷史和文化,同時體驗現代和古典的融合,而這也是 CC 授權有 CC0 可以選擇把著作物釋放到公眾領域的原因之一。

This article is inspired by 郵務人員、船夫號子與公眾領域 (CC by Catherine Stihler) https://creativecommons.org/……/the-postal-worker……/